晋城原创音乐联盟

《在场》2017·春|洪烛:西王母的瑶池

魅力格尔木2020-02-15 15:45:18

作者简介

洪烛,江苏南京市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分社总监。著有诗集《蓝色的初恋》《南方音乐》;长篇小说《两栖人》;散文集《我的灵魂穿着草鞋》《浪漫的骑士》;评论集《眉批大师》《与智者同行》;历史文化专著《北京的梦影星尘》等三十余部,有作品翻译成日、英文版。曾获冰心散文奖、徐志摩诗歌奖、老舍文学奖等奖项。现居北京。



西王母的瑶池


洪烛





燕子来时新社


梨花落后清明


池上碧苔三四点


叶底黄鹂一两声



日长飞絮轻


巧笑东邻女伴


采桑径里逢迎


疑怪昨宵春梦好



元是今朝斗草赢


笑从双脸生







? ? ??

我去新疆天山、吉林长白山,以及许多地方,见过形形色色的天池。最感到震撼的,还是青海昆仑山的。天池,其实就是山顶的湖泊,远离尘世,人迹罕至,高处不胜寒,仿佛仙境。唯独青海昆仑山的天池是有主人的,而且是一位女主人。她大名鼎鼎,堪称史前神话中的女明星、女强人:西王母。跟她相比,后来的武则天啊,杨贵妃啊,慈禧太后啊什么的,都算小巫见大巫。因为这位虚拟的女主人,昆仑山的天池还另有一个浪漫的名字:瑶池。即使你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,听到这个名称,你也大致能猜测出其性别。昆仑山的天池是女性化的,是属于女人的。更确切地说,是属于女神的,属于女神级的女人。


西王母的瑶池,可能是酒池,酿造着玉液琼浆。每年农历三月初三、六月初六、八月初八,西王母在水边的平台设蟠桃盛会,各路神仙从四面八方来向创世祖先西王母贺寿,怎么可能少了美酒呢?还有什么比美酒更能助兴吗?当年混进来偷吃蟠桃的美猴王,被灌得酩酊大醉,误把异乡当故乡,误把昆仑山当成花果山。


《博物志》称:瑶池有桃树,“三千年一生实”。此刻,我正在瑶池,没看见桃树,却看见水边果然有一座平台。那不就是瑶台吗?西王母的会客厅。


西王母的瑶池即使没有酒精含量,只是水池,那也不是白开水,而是昆仑优质的矿泉水。我掬起一捧喝过,双手的水迹干了,还是感到滑腻。终于明白《长恨歌》描写杨贵妃的华清池,为什么说“温泉水滑洗凝脂”。不远处的纳赤台,进入昆仑山的第一站,还有一眼最大的不冻泉,曾经让饥渴赶路的文成公主热泪盈眶。



西王母的瑶池,也可能是游泳池。夜幕四合,这个寂寞的女人就会在月光下裸泳、洗浴。杨贵妃泡华清池,是为了做给唐明皇看的。西王母裸泳的身影,也只有月亮看见过。


幸好,西王母后来还是遇见了爱情。那是三千多年前的一场艳遇。来自中原的西周天子周穆王,乘坐八匹千里马拉着的车辆,到昆仑山来会见西域著名的女王,两人一见钟情。春秋战国时典籍《列子?周穆王》记载:“遂宾于西王母,觞于瑶池之上。西王母为王谣,王和之,其辞哀焉。乃观日之所入。一日行万里……”


司马迁似乎也认定周穆王与西王母的会晤实有其事,而非传说,特意在《史记?周本纪》里记了下来,时间、地点、人物都很清楚:“穆王十七年,西巡狩,见西王母。”有东晋学者注释:“西王母者,西方一国君也。”


周穆王率领卫队来昆仑山,进行的是“外事访问”。也许还有商队相随,促进边贸。西王母也以最隆重的外交礼节迎接从东方远道而来的贵客,把周围各部落的酋长都邀来作陪,在瑶台摆开宴席,夜光杯斟满特产奶酒和葡萄酒。瑶池如镜,投下了两位首领举杯相庆的身影。相见欢啊。周穆王暗自赞叹:西王母的美貌果然名不虚传,难怪那么多英雄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西王母也有一份惊喜:想不到邻邦的君主如此英俊潇洒。


当一盘盘蟠桃作为饭后果品端出来,周穆王才知晓:此日恰逢西王母生日。真是个好日子啊。有缘千里来相会。



幸好有备而来,周穆王让随行人员从自己的车驾上取来一箱丝绸衣物和珍珠玛瑙,送给西王母,既作为见面礼,又是生日礼物。西王母一高兴,亲自走下舞池,在乐队的伴奏下跳了一曲迎宾舞。这是她过得最开心的一次生日。


周穆王与西王母在瑶池度过的美好时光,真是“天上一日,人间一年”。周穆王简直分不清是来到了仙境,还是留连于梦境,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份。


不久,有信使骑乘快马来催促周穆王东归回国,说京城有一系列重要活动需要周穆王拍板,国家不可一日无君。周穆王只得向西王母告别。


西王母又在瑶池举行了送别的盛宴。席间举杯相敬,用歌声诉说对离别的感伤以及对重逢的期待:“白云在天,山陵自出。道里悠远,山川间之。将子无死,尚能复来。”


周穆王也举酒回敬,即席唱和:“予归东土,和洽诸夏。万民平均,吾顾见汝。比及三年,将复而野。”


西王母听后唱道:“徂彼西土,爰居其野。虎豹为群,于鹊与处。嘉命不迁,我惟帝女。彼何世民,又将去子。吹笙鼓簧,中心翱翔。世民之子,唯天之望。”


彼此还有许多要说的话,找不到言辞来表达,都用脉脉含情的眼神来传递了。


以三年为期相约后,周穆王为了纪念,还在瑶池边亲手栽下一棵槐树,立了一块石碑,上刻“西王母之山”五个大字。这在《穆天子传》里有记载:“天子遂驱升于弇山,乃纪丌迹于弇山之石而树之槐。眉曰西王母之山。”他是想让这棵树代替自己,陪伴西王母度过离别后难熬的时光。


走出昆仑山口,周穆王回了一下头,依稀看见那个女人还在树下站着。



不知因为公务难以脱身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三年期满,周穆王并没有能够再次西行,与西王母重续前缘。只有那几首依依惜别时对唱的情歌,在草原与阡陌之间流行。


许多被这昆仑情歌感动过的诗人,都很关心周穆王与西王母那只进行到一半就没有下文的情史。譬如唐代老是写《无题》朦胧诗的李商隐,也对此事刨根问底:“瑶池阿母绮窗开,黄竹歌声动地哀。八骏日行三万里,穆王何事不重来。”应该用问号。这个问号可有点沉重啊。


周穆王食言了。失约了。他是一个优秀的国王,却不见得是称职的情郎。他辜负了西王母的等待。可西王母毕竟不是一般的小女人,其胸怀也像昆仑山的天池一样开阔,包容得下人间的所有悲欢离合。她守望了一个又一个三年,却毫无怨言。


西王母在战国时期就是名人,并成为长生不死的符号,《庄子?大宗师》为之作证:“西王母得之,坐乎少广,莫知其始,莫知其终。”长生不死药,是西王母的专利产品。嫦娥就是偷服了西王母送给后羿的这种灵丹妙药,而飘飘欲仙奔月的。能研制长生不老药的西王母,自己必然永葆青春。她的等待,也比一般人漫长得多。甚至可能是无限的。


《穆天子传》记载王母曾为周天子谣曰“将子无死”,其实是通过唱歌祝福周穆王永远健康:只要生命不息,就能后会有期。周穆王果然是长寿的帝王,50岁登基,占据帝位达五十多年,也就是说活到了一百多岁。他与西王母相见时,己做了17年皇帝,分手后又干了三四十年。我觉得西王母应该给过他灵丹妙药,可他为什么未能做到真的长生不死?莫非是他的食言与失信,折了自己的寿?



西王母比周穆王活得长久。她见过好多朝代的中原帝王。甚至到了汉代,汉武帝还老是向她讨要仙药。西王母推却不过,最终给他几颗蟠桃来代替,总算打发掉了他的奢望。《汉武帝内传》载:“七月初七,王母降,自设天厨,以玉盘盛仙桃七颗,像鹅卵般大,圆形色青,王母赠帝四颗,自食三颗,帝食后留核准备种植,王母说这种桃三千年才能结果,中土地薄,无法种植。”


我沿着周穆王西行的路线,来到昆仑山,来到西王母昔日的领地。向导问我最想看什么,我说还用问吗?肯定是瑶池。必须是瑶池。作为一个男人,我为周穆王的失约感到有点惭愧,不管他有多么高尚的理由。作为从周穆王故乡来的人,我想替他还这份情。怎么还呢?为那个重情重义的伟大女人写一首赞美诗吧。哪怕仅仅是为了对得起她那三年的等待。


如此宽容、如此善解人意的女人,也许辜负了也不要紧,她不会为别人的辜负而生气,她只是守望着自己的守望,相信着自己的相信,内心所有的失落和惆怅,都认定为与任何人无关。可越是这样不计较得失、不记恨辜负的女人,越是不应该辜负啊。


西王母,我替周穆王看你来了。跋山涉水,我只是为了替他说一声:对不起。


或者,你就把我当成他吧。请原谅我的迟到。迟到,也比失约要好啊


《在场》2017·春/在场地图·柴达木卷


栏目主持人:甘建华

地处青藏高原上的柴达木盆地,距今2.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即有人类活动。始于1954年的柴达木大开发,著名散文家李若冰以一部《柴达木手记》,最早歌咏了祖国的聚宝盆,为柴达木文学树起了一座丰碑。六十多年来,除了曾在此工作、生活、成长的作家、诗人,还有大批文化名流纷至沓来采风创作,文星闪闪交互辉映大盆地。

本期推出四位作家描绘柴达木的作品,都是关于其文化地理的文学描写,让我们发现这个世人遗落的大美之地,因为他们的惊鸿一瞥而更令人神往。张承志《马海寺兴建记》,让我们看到在无尽的尽头,人们跳起摹仿鹰的飞翔的哈萨克舞,因为这鹰一样的生存,人没有惧怕苦难。鄢烈山《风沙吹不走的冷湖风流》,冷湖油田基地遗址较之那些世界著名古迹,使人产生的心灵震撼更为强烈,然而在心理上也更为亲近,因为它曾是我等当代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。甘建华《南八仙传说》,对一个地名的辑佚钩沉,拂去了蒙在其头上诗意和浪漫的轻纱,同样实现了一种有效的文化覆盖。洪烛《西王母的瑶池》,沿着周穆王西行的路线,为那个重情重义的伟大女人抒写了一首赞美诗———哪怕仅仅是为了对得起她那三年的等待!

与祖国西部的其他地方相比,柴达木散文创作因为热心人的推动,眼光高远,精神张扬,充满了一种坚定的文化自信,这也是我们乐于推介它的理由。


(责任编辑:晓来轻酌 ?制作:刘珍 ?图据网络)





在场管理团队

总 ? ?编:周闻道

副总编:晓来轻酌

在场编校:宁静(组长、袁志英、钱昀、刘月新、刘小四、木子偏说、杨培铮、六六、刘爱国、李慕云、李世琼

在场朗诵:海之魂(组长)、郭万梅、赵文、杨丽、花语、龙丹、吴海燕、章涛、万军、冯露西

在场阅评:郭连莹(组长)、润雨、王茵芬、高影新、鸣谦、楚歌、林中蔓青、齐海艳

在场制作:刘珍(组长)、相相、王金梅、宋小铭、四季芳、谭丽挪

特约评论员:草原凤凰

投稿须知

在场公众平台已经开通原创保护、留言和赞赏功能,无论长篇散文还是微散文,请勿一稿多投,已在其他的公众号发过的,请勿投。所有来稿须经编辑审核或修改,一月之内未发表的稿件请自行处理。来稿请附上简介和照片。

在场微信平台投稿邮箱:zczy0838@126.com

在场微散文投票邮箱:zcwsw0838@163.com

《在场》杂志投稿邮箱:zczy0838@163.com

在场网站:http://www.zczysw.com/?

极速11选5